江青抓住“伍豪启事”死整周总理,幸亏毛主席下定论

1972年6月23日,周总理那颗被冤屈了5年多的心终于安稳了些。这天,毛主席请周总理在中共中央召开的批林整风汇报会上作了《关于国民党造谣污蔑地登载所谓“伍豪启事”的真相》的报告,对1932年国民党特务伪造“伍豪启事”的情况作了详细说明。毛泽东明确表示:不允许任何人今后在这个问题上诬陷周恩来。

江青等人利用“伍豪启示”先后折腾周总理五年多。

被江青等人如获至宝的“伍豪启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图片

(“五四时期”的周恩来)

“伍豪”来历

大家都知道周总理在革命初期(五四运动时期)曾多年使用“伍豪”之笔名进行革命工作和发表文章。这个笔名的来历很有意思,是抓阄得来的。

大革命初期,周总理和一些热血青年在天津成立了觉悟社,他们不想用自己的真名,就以抓阄的形式取了些代号互相称呼。参与抓阄取名的共20人,男成员10人,女成员10人,其中就有周恩来和邓颖超。抓阄是按编号进行的,抓住几号就按几号的谐音取笔名,结果,周恩来抓到5号,就取名“伍豪”。

男成员(10名)

5号周恩来,后化名“伍豪”;

9号赵光宸,后化名“奈因(英文谐音)”;

11号薛撼岳,后化名“石逸”;

18号关锡斌,后化名“石霸”;

19号潘世纶,后化名“石久”;

20号胡维宪,后化名“念豪”;("念"音同“廿” 就是20 )

28号李震瀛,后化名“念八”;("念"音同“廿” 就是20 )

29号马骏,后化名“念久”;("念"音同“廿” 就是20 )

41号谌小岑,后化名“施以”;

50号谌志笃,后化名“武陵”。

女成员(10名)

1号邓颖超,后化名“逸豪”;

3号周之廉,后化名“珊”;

13号郭隆真,后化名“石珊”;

25号刘清扬,后化名“念吾”;("念"音同“廿” 就是20 )

26号吴瑞燕,后化名“念六”;("念"音同“廿” 就是20 )

31号李锡锦,后化名“衫逸”;

34号郑季清,后化名“衫峙”;

36号张若名,后化名“衫陆”;

37号张嗣婧,后化名“衫弃”;

43号李毅韬,后化名“峙山”。

国民党很多人也知道伍豪就是周恩来的笔名。

事件起因

1967年5月,中央文革那几员黑干将又把挑衅的目光盯在了周总理身上。大概是5月初,天津南开大学的一些红卫兵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旧报纸里翻到一则“伍豪等脱离共党启事”。他们那时正在到处抓叛徒、特务和走资派,对这样一则启事当然很注意,所以就把报纸送到中央文革,这张报纸自然落到了江青手里。

图片

事实上,所谓“伍豪事件”是1932年2月由国民党特务一手炮制伪造的。当时,他们用伍豪的名义在上海《时报》、《新闻报》、《时事新闻》和《申报》上分别刊登了伍豪脱党启事,就是企图达到污蔑周恩来、瓦解共产党在白区革命力量的目的,这件事从头到尾就是一个阴谋。国民党炮制的这个启事存在着很大的漏洞,因为在刊登启事的前两个月,周恩来已经按照党中央的决定离开了上海,经过福建进入了中央苏区,此时他正在江西瑞金工作。

关于“伍豪事件”的真相党组织早就很清楚。1942年,延安整风时,周总理曾把他当时的活动原原本本讲过一遍,反击了国民党的分裂阴谋;解放后,有一个被捕的国民党特务黄凯也交待过,说那份“伍豪等脱离共党启事”根本就是他们布置和伪造的。因为年代久远,当时党内知道这件事的人比较少,只有当时一些在上海搞地下工作的负责人了解事情真相,为此,陈云同志和一些老同志还写过说明。但这件事的真相红卫兵并不知道,因此他们才把这张报纸送到中央文革小组江青的手中。

歪曲事实

可江青却不管历史事实,她正想整周总理而愁找不着黑材料呢,一见这张旧报纸就如获至宝。并故意把黑信分别送给了林彪、康生和周总理。

周总理接到信后知道江青又想闹事,他回到西花厅把这事告诉了邓颖超,他和邓颖超都觉得有必要把这件事再一次搞清楚,给党和历史一个真实的交代。那天,邓颖超把西花厅的工作人员都召集到一起,包括秘书、卫士、司机和厨师。邓颖超向大家简单讲了讲这件事,让秘书去北京图书馆借来1931年和1932年上海出版的几种报纸,大家就不分白天黑夜地找起来。

报纸太多了,堆在一起有两个人高,而且因为是竖版,找一条一二百字的小消息挺困难。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那则启事在1932年2月20日的《申报》上找着了,邓颖超派人马上送到周总理那里。周总理很认真地阅读了这则启事:

“伍豪等脱离共党启事

敝人等深信中国共产党目前所取之手段,所谓发展红军牵制现政府者,无异消杀中国抗日之力量,其结果必为日本之傀儡,而陷中国民族于万劫不回之境地,有违本人从事革命之初衷。况该党所采之国际路线,乃苏联利己之政策。苏联声声口口之要反对帝国主义而自己却与帝国主义妥协。试观目前日本侵略中国,苏联不但不严守中立,而且将中东路借日运兵,且与日本订立互不侵犯条约,以助长其侵略之气焰。平时所谓扶助弱小民族者,皆为欺骗国人之口号。敝人本良心之觉悟,特此退出国际指导之中国共产党。

伍豪等二百四十三人启”。

找到启事后,周总理说:“再查,还有一条消息是当时在上海的党组织反驳国民党的。”于是大家回来又查,但查遍了其它报纸都没有看到那条反驳的消息,大家很奇怪。当时恰恰是忘了再查查《申报》。有的同志开始怀疑有没有这条消息,因为当年周总理和邓颖超也没见到过。可周总理肯定地说:“会有的,陈云同志在延安的时候说过,是登了报的,不会错。”周总理这么一说,大家又接着查,结果真在2月22日的《申报》广告栏里查到了。那则只有45个字的消息是这样写的:“伍豪先生鉴:承于本月十八日送来广告启事一则,因福昌床公司否认担保,手续不合,致未刊出。申报馆广告处启。”

见到这条消息,周总理坦然地说:“这就清楚了。”确实,周总理不解释所有人也明白,同一张报纸在三天之内就同一事件刊出两条不同的消息,明眼人都知道,第二条是对第一条的否定。两条消息都找到后,周总理让人请来新华社的摄影师钱嗣杰,把那些旧报纸一一拍照。随信他还把中共六届四中全会后与此有关的事件编成大事记送给毛主席。

1968年,北京大学的一位学生又写信反映“伍豪事件”,这封信让毛主席看到了,他亲自在信上批示:“此事早已弄清,是国民党的污蔑。”

此后,江青等人仍不死心,不时拿此“事件”找周总理的茬。

暂告一段落

图片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   2019年8月   »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查看权限
网站分类
    搜索
    最新留言
      文章归档
      网站收藏
      友情链接
      • RainbowSoft Studio Z-Blog
      • 订阅本站的 RSS 2.0 新闻聚合

      Powered By Z-BlogPHP 1.5.2 Zero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